女白领的厕所

日期: 2月前 人气: - 评论: 0

刚成为白领丽人不久的堀川春美从公交车下来后立刻急匆匆往家里赶路。虽然是傍晚,街上与她同方向的行人寥寥无几,街灯又少,确实有点不安全。 
春美急于回家还有一个原因:最近常常有人盯梢她。哎呀,不好,真有个人盯梢她。春美看见远处一个男人时隐时现地朝她走来。她决定今天将他捕获,以防再发生类似的事。春美学习防身术已有好几年,只要对方不是柔道高手,相信自己对付得了。 
快到家门口时,春美连忙躲了起来。男人发现盯梢的对象突然消失了,立刻焦急地朝各个胡同张望。当春美看清盯梢的男人的模样时,不禁大叫晦气。原来是个懦弱而猥琐的中年男人,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不许动,动一动我报警了!”春美突然从男人背后大声尖叫威胁他。 
春美的叫声将男人吓了一大跳,他呆如木鸡地站在原地。 
“你最近一直跟在我后面走,到底想干什么?” 
男人意欲转身回答春美的问题,但马上被她喝住了。 
“不许转身,就这样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 
被春美这样一喝,男人只得背对着春美回答道: 
“对不起,我……我没有恶意。在公交车里见了几面小姐后,很有好感……原谅我吧,不要报警……” 
男人说完转过身子,屈膝跪在地上向春美磕头。 
“这种事情让警察知道了,我这辈子就完了。请小姐千万别告诉警察。” 
男人拼命哀求春美,几乎要哭了。 
“如果你答应做我的奴隶,绝对服从我的任何命令,我就不报警。”春美提出了残酷的交换条件。 
“多谢多谢,小姐真是救苦救难的女菩萨。小人一定对小姐俯首听命,只要不报警。” 
男人害怕报警,又盲目崇拜春美,于是迫不急待地接受了做她奴隶的条件。他不知道为此他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二 

男人被带进一间干净整洁的小姐闺房。正当他好奇地四处张望时,春美飞起一脚踢在他屁股上。 
“乱望什么?奴隶进了主人屋子要赶紧脱光衣服,跪在地上!” 
青春玉女形象的春美露出了平时隐藏得相当好的残忍的性格。捕获的色狼是个有负罪感的男人,自己正好利用这个少有的机会折磨他一番,以满足自己压抑多年的施虐愿望。 
“我能随心所欲地取乐啦。啊哈哈哈……” 
拣到一个活玩物的春美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 

三 

春美坐在沙发上鄙夷地俯视着跪在脚跟的男人,开始审问他。 
“你这个家伙为什么盯梢我?还有,你叫什么名字,从实招来!” 
“哈伊……小人叫川本一郎,年轻时候也结过婚,但妻子水性杨花,跟人私奔了。留下我一人孤苦伶仃地生活。自从在公交车上遇见春美小姐后,认为正是自己的梦中情人,于是狗胆包天……原谅我吧!”一郎说完忙不迭地在地上磕头。 
“慢,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春美为了防偷,在门上贴了个男性假名字。 
“嗯……这……小人从春美小姐的邮箱……” 
原来如此。春美怒不可遏。如果他盗窃邮件的话,我的真实姓名和电话号码等私人信息很容易获得。 
“……那么……最近奇怪的电话也是你打的了。真是色胆包天……还有什么?” 
虽然自己疏于防范,但男人如此恶劣的做法是不可饶恕的。 
“哈伊……小人坦白,小人时常从春美小姐早晨扔出的##袋中拣出内裤和卫生巾……” 
听了一郎的话,春美气得几乎昏过去。 
“什么!这样的话,你对本小姐的生理周期等……不是全知道了?” 
不能饶了他,我绝不能饶了这个家伙。春美将自己的决定告知一郎: 
“为了赎罪,你要做本小姐绝对的奴隶。如果你胆敢违抗命令,我马上报警。” 
“啊啊啊……不要报警……” 
对春美残忍的性格一无所知的一郎,不知道如果报警的话他以后的日子会好过得多。 
“你这种#的小人是不配穿衣服的。脱光衣服,跪在地上好好反省!” 
想到被这个男人如此骚扰,春美气不打一处来。她忽地抽出一根鞭子,往赤身裸体的一郎全身上下狠命抽打起来。 
“饶了我吧!饶了我吧!”一郎一面哭一面求饶,身子在地上翻滚着企图躲开春美的鞭子。 
“你这个#,我饶不了你!” 
春美直打得精疲力尽才住手,这时一郎已是遍体鳞伤,奄奄一息了。 
“好了,今天暂且饶了你, 跟本小姐到厕所里去休息吧!” 
一郎挣扎着爬起来,但又被春美一脚踢倒在地上。 
“奴隶是不能站着走路的!” 春美将项圈套在一郎颈脖子上将他牵到厕所里。她将项圈的铁链锁在马桶的进水管上。 
“明天开始,做本小姐的马桶,做好思想准备吧!” 
春美丢下一句冷酷的话后就自顾自睡觉去了,留下一郎躺在厕所地上苟延残喘。 

四 

第二天早晨,春美上厕所时发现一郎还在睡觉,不禁红颜大怒。她飞起一脚踢在一郎的头上 
“起来,起来!怎么还没睡醒?本小姐需要你干第一件奴隶的活儿呢!” 
一郎慌忙爬起来屈膝跪坐在地上。春美又是一脚将他踢得仰面翻倒在地上,然后粗暴地将一只漏斗插入他嘴里。 
“你这个家伙既然喜欢闻本小姐的内裤,那一定喜欢喝内裤里面的排泄物……” 
醒来后心情不佳的春美,毫不犹豫地脱下裤子将屁股蹲到一郎脸上。 
昨天她气得澡也没洗就睡觉了。望着从yin靡的私处喷出的瀑布直往一郎的口中泻去,她的怒气才稍微消了些。 
“全部喝下去,不许漏在地上一滴……” 
从未喝过女人尿的一郎,拚死拚活执行着春美不合理的命令,但还是溢出了大量尿液,他象溺水一样剧烈地咳嗽起来。 
“怎么搞的……你这个没用的家伙。在本小姐下班回来之前,你一定要将地上的尿液舔干净。今天你喝的水全在这儿。” 
一郎强忍着#感和泪水,趴在厕所的地上舔吃撒在地上的女人尿液。 
春美露出满意的微笑,上班去了。 

门外响起钥匙开门的声音,春美下班回来了。 
她一进屋子就直奔厕所检查一郎的工作,当发觉地上的尿液已经被一郎完全舔干净后,她满意地笑了。 
“干得不错,本小姐给你奖励!” 
望着张嘴躺在地上的一郎,春美用手指挖自己的喉咙,强迫自己#。 
“今晚本小姐给你吃美味,是营养非常丰富的食品……” 
随即她对着一郎的嘴吐出大量#物。含有春美胃液的半消化食物无情地喷淋着一郎的脸。 
春美饶有性味地望着脸上沾满自己#物的一郎。 
“喂,把这些都吃了,否则饿死你!” 
“饶了我吧,饶了我吧!”一郎泣不成声地哀求。 
春美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你要本小姐饶恕你?那好,本小姐慈悲为怀,答应你的要求。不过你要使本小姐满足,如果你做到这一点,本小姐就饶了你……” 
春美用水管将一郎脸上的#物冲洗干净后,挑逗地瞥了一郎一眼,就将白嫩的大屁股骑跨在他脸上。 
“喂,舔吧,要舔得本小姐爽,否则……” 
有这样的好事,一郎真是喜出望外。他忙不迭抬起头将舌头伸到他朝思暮想的秘处拼命又舔又吸。 
可惜一郎功夫有限,以前为妻子提供口舌侍奉时也是草草了事,难怪妻子离开了他,现在由于紧张更是力不从心。春美被舔得不痛不痒的。 
“唔……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笨蛋……”春美烦躁起来。 
一郎越是显得卖力,越是拼命讨好她,欲求不满的春美越是烦躁不安。 
“不行,再用力!……啊,你原来是个不中用的家伙。给你这么好的美差你胜任不了,看来只有做本小姐的马桶了。现在本小姐要睡觉了,等着喝本小姐明晨第一泡尿吧!” 
春美轻蔑地瞥了丧魂落魄的一郎一眼,怏怏地回到卧室里,可是欲火焚身的她怎么也睡不着。 

五 

一郎也没有睡着。他恨自己技术不过关惹春美生气。 
她会不会报警呢?一郎始终放心不下。 
第二早晨醒来后,春美余怒未息。她顾不得梳洗,提着裤子走进厕所里。 
直到赤裸的屁股蹲在一郎的脸上,奔腾的尿液源源不断地流进他的嘴里时,她焦虑的情绪才开始缓解。 
“本小姐给你喂食来了。以后除了本小姐的排泄物外你没有其它食物。所以你如果不吃的话,就只有饿死了。” 
尿撒完后,春美将屁股朝前挪动了一些,然后腹部一收缩,多得难以相信的黄金便无情地降落在一郎脸上。 
一郎暗暗叫苦。但不吃是不行的。他狠了狠心刚将嘴里的大便咽下去,春美马上将面颊上的大便拨进他嘴里。 
“哎呀,时候不早了。自己用手塞进嘴里。如果本小姐下班后你仍未吃完,就报警。” 
春美一肚子的不愉快随着大便一起排出去了。她哼着歌儿走了出去。 
留下因吞食大量大便而不断$#的一郎。 

六 
结果,直到春美晚上下班回来后,一郎还未处理完大量的黄金。他曾一面流泪一面吞吃女人的大便。可是非了九牛二虎之力咽下的大便却不被胃接纳。他绝望地跪在地上等待春美的惩罚。 
“饶了我吧,饶了我吧!小人尽了最大努力,还是辜负了春美小姐的期望。下次一定拼死拼活吃完,饶了我吧……” 
一郎泪流满面地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葱。 
春美公司里遇到了不愉快的事气正一肚子火,见一郎没有完成任务更是火上加油。她用脚踩着他的头,冷冷地说: 
“哼,反正你得全部吃干净!”春美忽地抽出一根鞭子朝一郎没头没脸地打来。 
一郎抱头鼠窜,但马上被铁链拉了回来,他逃不出马桶一米以外范围。 
“你往哪里逃?还是乖乖地将地上的大便舔干净为好……”春美说着又往他裆部踢去。 
一郎刹时脸色发白,在地上蜷缩成一团。 
“饶了我吧,饶了我吧!”他呜咽着说。 
“少罗唆!不许哭!不许逃!跟本小姐到浴室里去接受惩罚。” 
一郎强忍着泪水跟在春美屁股后面爬到浴室里。 
到了浴室里,他识相地仰面躺在地上张开嘴等待侍奉春美的屁股。 
春美马上跨骑上去,将白花花的一片尿液注入一郎嘴里。无奈由于春美憋尿时间过长尿流太急,一郎一下子咽不下去,结果尿液又从嘴角溢出来。 
“你这个没用的家伙……张大嘴,再大些……” 
湍急的尿流再次涡漩着注入一郎嘴里,结果又有大量尿液从嘴角溢出来。一郎头枕尿液躺在地上呻吟着。 
“明天早晨之前将地上的尿液清洁干净,当然用嘴啦!哈哈哈……” 
使用人体马桶尿完了尿的春美总算平息了怒火。她冲了个凉走出浴室。 

七 

第二天早晨,一郎战战兢兢地跪坐在浴室的地面上等待春美。 
昨夜的尿液没有清洁干净,他又一次辜负了春美的期望。他知道女人不会饶过他,接下来一定会强迫他吞食她的大便。想到那么难吃的大便,一阵$的感觉立刻涌上来。 
一郎主意已定。 
面对春美凌厉的目光,一郎鼓足勇气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恳求小姐将小人放了吧!报警和不报警小人已经无所谓了。再这样下去小人只有死路一条,求你了,饶了小人吧……” 
一郎说完泪流满面,他磕着响头哀求春美。 
春美嫣然一笑,俯视着跪在地上的一郎说: 
“这么说来,你愿意坐班房了?” 
“是的,坐班房要比做马桶好受些。” 
“那好,你受的罪也够了,本小姐就成全你!” 
“多谢小姐,多谢小姐,小姐就是小人的再生父母!” 
一郎磕头谢恩后,挣扎着站起来。 
总算熬出头了。 
突然春美柳眉倒竖,“啪!啪!”给一郎来了个左开工弓。 
“想得倒美,现在晚啦!要知道本小姐在世人面前可是淑女啊!本小姐残忍的天性平时是隐藏得相当好的。要不是拣了你这么个活玩物,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暴露。现在放你出去,岂不毁了本小姐一世芳名?” 
听了春美的话,一郎惊得目瞪口呆。 
春美一把揪住他的头发,“啪!啪!啪!……”连续抽打他的耳光。 
“死了这条心吧,你再也不能活着走出这屋子一步了。警方不是宣布你失踪了吗?那你就继续失踪下去,你将被锁在在厕所里一辈子做本小姐的马桶……哈哈哈……” 
“这……这……”一郎急得说不出话来。 
“什么‘这’、‘那’的,老老实实躺在地上……准备喝早晨第一杯浓茶,否则将你关进女王坐便椅中,你一点动弹不得,那才叫受罪呢。” 
一郎啜泣着被迫躺在地上继续做女人的马桶。 
“讨厌,哭什么?你有的是哭的时间,先将圣水喝完,啊……快张开嘴,本小姐马上尿出来了!” 
等一郎张开嘴,已经迟了。混合着绝望的泪水的女人的尿液已经流在一郎的面颊上。 
接着大量的大便通过了他的咽喉。 
一郎的人格彻底破坏了